hello大家好,今天来给您讲解有关恩施野生藤条茶的相关知识,希望可以帮助到您,解决大家的一些困惑,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恩施野生藤条茶是中国湖北省的一种名贵茶叶,产地在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它得名于恩施地区的野生藤条茶树,这种茶树在自然环境下生长,没有经过人工修剪和催芽。恩施野生藤条茶独特的生长方式和自然环境使其具备了独特的品质和口感。

恩施野生藤条茶

恩施野生藤条茶的茶树生长在海拔800米以上的山地丘陵地区,这里的空气清新,水质优良,气候适宜,土壤富含矿物质。茶叶的味道鲜爽,汤色明亮,气息香气浓郁。尤其是它独特的藤条形状,纤细而柔韧,使得恩施野生藤条茶在外观上更具观赏性。

恩施野生藤条茶采用手工采摘的方式,是由经验丰富的采茶师傅在清晨进行的。他们挑选最嫩的茶芽和茶叶,保证了茶叶的品质和口感。采摘的茶叶经过精心处理,在阳光下晾晒,然后进行轻轻的揉捻,最后进行高温杀菁,保留了茶叶的原始味道和营养成分。

恩施野生藤条茶是一种具有许多健康益处的茶。它富含丰富的茶多酚和咖啡因,对人体有很多好处,如抗氧化,促进新陈代谢,提神醒脑等。它还含有丰富的维生素和矿物质,对促进身体健康和增强免疫力也有一定的作用。

恩施野生藤条茶是一种独特的中国茶叶,它的出现丰富了中国茶文化的多样性。它不仅具有良好的口感和香气,还有许多健康益处。对于喜爱茶的人们来说,恩施野生藤条茶无疑是一个不可错过的选择。无论是品尝时的乐趣,还是健康的收益,这种茶都值得一试。让我们一起品味恩施野生藤条茶的独特魅力吧。

恩施野生藤条茶

恩施莓茶和张家界莓茶都有其独特的特点和优势,无法直接判断哪个更好。以下是关于两种莓茶的一些比较:

1. 口感:恩施莓茶口感以浓郁的花香和轻微的涩味为特征,而张家界莓茶则以清香、甘醇、回甘为特点。

2. 成分:两种莓茶都含有丰富的黄酮类物质,具有抗氧化、清除自由基等保健功能。恩施莓茶的主要成分是野生藤叶,而张家界莓茶的主要成分是野生山茶子叶。

3. 产地:恩施莓茶主要产自湖北恩施,而张家界莓茶则产自湖南张家界。

两种莓茶各有其独特之处,选择哪一种取决于个人的口味和需求。

恩施藤条茶的作用

恩施藤茶是一种采自湖北恩施地区的中草药茶,主要由藤条和枝叶等制成,具有以下功效和作用:

1.清热解毒:恩施藤茶具有清热解毒的功效,可以消除体内的热毒和湿毒,降低炎症反应。

2.利尿通淋:恩施藤茶可以促进身体的排泄功能,加速体内废物的清除,有利于维持身体的水液平衡。

3.排石抑菌:恩施藤茶可以帮助排出肾脏内的结石和沙粒,同时还有一定的抑菌作用,可以减少泌尿道感染的发生。

4.减肥降脂:恩施藤茶中含有一些具有减肥降脂作用的物质,可以帮助人体消耗脂肪和降低血脂水平。

5.调节血糖:恩施藤茶中的成分可以促进胰岛素的分泌,有利于调节血糖水平。

恩施藤茶是一种非常健康的草本茶,不仅味道清香,还具有多种功效和作用,可以帮助我们保持健康。

野生藤条茶

(原文曾发表于《经济日报》,如今又做了番整理与修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下了两天雨,山路不好走,一下泥石流,一下塌方。老天爷在眷顾一个人的时候,似乎很喜欢用开玩笑的方式,先是不让你走,把路截断,让你绕路,爬山,吃苦。颠簸你的信心,拖延你的企盼,当你行将失望的时候,它又云开雾散,透出一点光芒,给你一丝希望。 从云县到南涧,走高速本来一个多小时,但走老路却耗了我整整一天的时间。老国道向澜沧江一样宛延,风景好,但路况差。导航不灵,偏偏路还走岔了。下车问路,看到远处有一颗很大的樱花树,寻着绚烂的红色,一路往前,天哪!身边的绿色几乎全是茶树,每一棵都有两人多高,而且越往里走,茶树越多。硕大的樱花树盛开在古茶园中,莫非是"樱花谷"?不对,樱花谷没有古树茶。那就管不了那么多,先拍照,再观察,吃鲜叶,看树龄,探访的程序和套路同以前没有差别。 眼前的茶园不但有樱花,也有其他叫不来名的野花。白的,黄的,粉的,虽然没有樱花那么夺目,却也不失为美丽的补充。茶在花中生,花与茶相伴,这样的环境在云南的古茶园中算不上"仅有",却也非常少见。 "野花沟",这个名字是我取的,虽然没有"桃花源","樱花谷"那么好听,但误打误撞发现这个地方,却是我的幸运。 我跑茶山有一个嗜好,就是"吃鲜叶"。一般人不理解,茶的鲜叶又苦又涩,怎么会让你津津有味,还乐此不疲。然而有病的人就是不一样,记得小时候我还喜欢吃墙上的白石灰。你不能想象一个人的肠胃一旦成为茶叶的过滤器,他对于好茶的渴望是不需要理由的。 这些年,我不记得到底吃过多少鲜叶。每次来茶山,只要遇到新芽,第一片叶子就是我的目标。不管大树小树,不论什么品种,先吃了再说,吃得多了,比较就有了。地域,季节,树龄,气候,光照,土壤,凡是与茶共生的要素一个也不放过。时间久了,好茶的味道,慢慢在心里面沉淀下来。大树小树,向阳背阴,山脊谷底,石生土埋。不同的树,不同的生长环境,味道都不一样,说不上哪个好,哪个不好。标准是有个性的,我喜欢的,说不定恰好是你讨厌的,然而没有关系,天地之所以大美,就是因为它为每个人,每种生命的都预留了足够的空间。 鲜叶遇到唾液就像茶叶遇到开水,出来了什么?出来的有多少?这些对我来说至关重要。茶叶中的鲜味里面有多少甜?甜里面又有多少香?涩会不会滞留在舌沿?味道与味道之间的包容性会不会从后向前慢慢推送?这些都是我判断这个茶好与不好的标准。 野花沟的鲜叶,入口有淡淡的花香,茉莉醇,芳樟醇,这些名字,听起来很"化学"。但嚼起来很"物理"。鲜叶入口与唾液结合,酶的作用不是催化而是分解,鲜叶里面有什么?有多少?通过咀嚼鲜叶来判断,比正儿八经审评茶汤更加直接,更加客观。 对于茶叶香气,我的经验是,如果嚼碎的鲜叶在口腔中乱无序,没有集中感,虽然齿颊留香,那么茶叶也比较一般。如果齿颊没有香气,那么最好的评价就是跟这个茶说拜拜,说再见。对我来说,真正香高的好茶,淀粉与果胶,甚至纤维素这些东西被分解的粘性会将你口中的"甜"团团围住,香气会从嘴巴跑到鼻子,随时等待与空气混合。就香型而言,如果渣子里的纤维质比较硬,一般来说会出"果"的味道,如果渣子里的纤维质比较绵软,就容易出"花"的香气。有时候也并非如此,尤其是现在人们追捧的单株,让人感觉其变异得让每一棵茶树都有所不同,特别是当你的味觉还在跟别人跑的时候,或者是自己有时候身体不高兴了。人与茶,茶与味道,所有的所有,就都不能确定了。 正当我的思绪放远时,有一个背筐的老汉从树林中出来,我恭敬地递上一支烟问:"是刚采的鲜叶吗?" "是"。 "回家吗?" "不,要先把茶送过去。" 送过去就是卖鲜叶,这个我感兴趣。 跟随老汉进村子,推开大门,我惊呆了,只见诺大的院子堆满了晾晒的茶菁。直接与天地对接的院心,弥漫着似野若兰的花香。不对啊,地上明明是茶,哪里来的花香?我本能地环顾,在满是簸箕的地上行走,绕了一圈,整个院子除了茶,没有别的。 香气这个东西真的很奇怪,你刻意觅它的时候,它不来,你无意了,它却来撞你,而且撞得猛烈。如果人的嗅觉会被香气"电"到,我真希望自己的身体就是个导体,没有电闸,而且永不绝缘。 这个院子的主人是个小伙子,30来岁,姓杨,玉溪农校毕业,学的是烟草栽培与管理。我比小杨年长一倍,两代人的距离,按理说会有一些障碍,但小伙子并不跟我陌生。我问一,他答三,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我平时做茶只是摆摆样子,但今天不同。除了想验证鲜叶的味道,我还要找到这个茶叶的香气究竟来自何方? 所幸小杨的舅舅是个做茶的老手,我很庆幸他能那么认真地教我,试温,翻旋,扬抛,什么时候用大火,什么时候用小火,如何通过气味判断杀青叶的老嫩。等回过头播放小杨帮我拍的录像,自己一招一式,还真像那么回事,难怪我们家领导嗔怪我"上辈子就是个农民"。 做茶不丢人,不会做茶,甚至不知道如何做茶,对我来说才是最大的丢人。所以后来回想我自告奋勇,上杆子亲自操刀,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近距离感受鲜叶在高温状态下,内含物由液态转化为气态释放出来的野兰香气。这个香气说不清是哪种香型,但诱人,迷人,醉人,让你欲罢不能。 炒茶的本意是把"青味"赶走。然而让人无奈的是,茶叶晒干,香气成份的其他成员也随之跑掉了。这不是我想要的结局,可这也是所有制茶人的无奈。明明知道是茶叶中有很多好东西,却不能留住。这对于一个视茶为生命的人来说,是最难接受的情况,我们品尝自己做出来的茶叶味道,有时候挺感慨的不是它的苦味,也不是它的涩味,而是遗憾,遗憾于自己无法让一款茶叶的真正味道全部表达出来,这种感觉,想必也许是每一位知茶、做茶人心中都会有的,虽然很多时候我自己心中从来不想妥协,但在现实,我们只能接受茶叶这种遗憾与残缺之美。 "留下来吧,今晚住我家",这是小杨的挽留。我木然,像这个茶的香气一样,连头都不抬就回答"不行,我得走了"。因为我家里还有卧病在床的老父亲。 时候不早了,再见!野花沟,野花沟我还会来,就算现在这里的茶一文不值,我也会做一个走在荒野上的"寻香人"。让野花沟的醇香,融化在我,以及我所渴望的那份平常的汤水中。 其实接触茶时间久了,你就会发现茶里面有很多东西,每一种东西都在讲述一个故事,折射一种思想。有人善于细品、甄别,有人喜欢倾听、认同。而我属于后者,茶于我而言如同一本书,每天要时不时地读一读,品一品,不求专研,但求进步,正如喝茶本身,不求知其味,但求得其趣。 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那种特别糊涂的人,但从野花沟回来后,不,准确地说,是从我被野花沟的香气震到的那一刻起,我晓得,是自己的缘份到了。我很难说得清楚自己心中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犹如一种宿命感一般,比如说别的东西你可以明确表达推辞,但是缘份不同,相互牵引,念念不忘。最要命的是晩上睡觉,那个香气象幽魂一样,傍在身边,始终有,到处有,不能入眠。整个人像被某种东西绊住一样,不能动。所以说缘份这个东西你很难拒绝,也推辞不掉,因为它本来就是命的一部分,因此我带着野花沟回到了昆明。 而我回到昆明的第一件事就是"试茶",套路不变,碗盏杯碟,评茶的行头一样不少。先比较,后重复,一个个,一次次,反反复复。从商业的角度来说,试茶是代表大众寻找性价比。但从学习的角度看,试茶就不一样了。要试什么?为什么而试?这些问题如果没有大量的实践经验你就回答不上来。有茶必喝,喝茶必究,这些年来几成常态。试茶如果只是比个你高我低,孰优孰劣,那优良中差,每个茶的命运就都决定了。 对于一个于茶有深爱的人来说,我更愿意自己是一个尚听故事的人。茶是一本书,写书的人是天地,而读书的人就是你我。 说到了试茶,我不知道试茶除了喝茶,还要听茶、问茶算不算故弄玄虚。反正我是这种人,不论是新朋友还是老朋友,南方人还是北方人,专家学者、布衣绅士,懂茶与不懂茶。来了就问,问来问去,问成了一个"不良习惯"。直到有一天大家都不说话了,安静地等你放公鸡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原来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这种大彻大悟的感觉好象不只是味道那么简单了。 再后来,很多朋友开始劝我,野花沟虽然好,但每年茶叶价格一直提高,你拿了根本就不好卖出去,也收藏不了多少,干脆干掉(不要)算了。我也曾想过试图放弃,然而不行呵!那个神精兮兮的香气,经常在,始终在,不论闻到什么,甚至吃饭的时候都会想起它来,反到成了欲罢不能的借口和无法干掉的原因。所以后来我开始想查明野花沟的香气到底是怎样形成的,便因此埋头于各种关于茶叶的资料书籍中,想寻得一丝线索。 因为野花沟地处澜沧江,茶树的始祖大都由中华木兰进化而来,从澜沧江大桥边上的昔宜到小湾、漫湾、再到茫牙,到处都有古木兰的痕迹。野生的,过渡的,人工的,本山茶,藤条茶,二嘎子茶,还有勐库大叶种。这里的茶树,不知多少代同堂,近亲和远亲,裸子和被子,野生和家养,移栽和嫁接,在人类的干预下集合在一起。任由雌雄同株,异花授粉的摆布,形成了澜沧江流域茶树大家庭的种群多样性。 茶树的变异本没有什么规律,进化为毎一棵茶树贴上了多样性的标签。我在大雪山,景东,镇沅,白莺山等多个地区都曾与这种似野若兰的香气邂逅,印像深了,恋恋的 情感 便多了起来。 寻着野花沟的香气,对照资料,我查了一下,野花沟的茶树其实就是中华木兰的后裔。不论外形,滋味,汤色和香气都具有"野"的特征。这个野,不仅荒,而且寂静,如果香气可以用耳朵来听,你会发现这里面没有杂音,只有纯净。 野花沟的茶树从飘变的荒野走来。进化不完全的过渡型品种已经暗含了味道的原始状态,天然的比人工的好,荒野的比台地的好。正如同我比较喜欢没有人居住的地方一样,什么东西都自自然然,人才活得舒服些。 不过这些年大家都 科技 了,茶里面不但有机器的味道,更有化学的味道。原始的,荒野的味道不被人待见,就像如今那些习惯了家教的孩子,不开小灶反而就不能成材。 但我又是个求异不求同的人,批量生产出来的循规蹈矩,从来不是我深入研究的对象。相反,那些原始的、个性的、与众不同的东西才是我要涉猎的目标。 在我看来,所谓"野味",其实就是野花沟的蓝天和白云,樱花和茶树,岩石和蜜蜂,香樟与芒果,菌类和蕨类,含有水份的腐质土和空气,统统搅在一起的味道。这个味道,农贸市场里是没有的,高速公路能到的地方也没有,凡是人类活动痕迹较多的地方,你都发掘不了。在过去,我曾很喜欢用心路历程来记刻自己所走过的每一步。但后来发现,其实心里面没有路,更好。正如茶叶香气这个东西,能在旷野中纵马放缰的时候闻到,能在你举杯的时候一个人真实的独享。于我来说,那才是天大的畅快。 至于野花沟的鲜叶,表面具有不规则的蜡质结晶,革质化程度高,韧性强。不容易被撕裂。展平在手上会有丝绸从肩上滑下来的感觉。叶背多毛,上手有锉感,如果是春茶,第三叶,第四叶,甚至黄片都能显毫。然而从野花沟的生态环境来看,叶片背面的绒毛并不用来反射光线,而是一种返祖现象。因为野花沟地处澜沧江,海拔不足1000米,没有那么强的紫外线,早晚温差也比高海拔地区要低得多。所以我判断野花沟茶,并不是进化完全的栽培型品种,而是杂交在澜沧江边上会移动的奇妙植株,但想证明这一点却带给我很大的困扰,因为这一切都是我自己脑海中天马行空的推演,也许说不准最后跟人们所认定的事实恰恰相反。 不过困扰来临的时候,人的潜质最容易被激发,我很享受那种被激发后的忘我状态。一个人躲在屋里,静静地想,解决问题的过程充满挑战,理论和实际不是结合而是碰撞。疑点、矛盾,莫名其妙的思考,换来了早晚会把你搞定的决心。 野花沟的香气与勐库大叶种的香气完全不同,似花非果的味道一旦接触,没齿难忘。青白泛黄的汤色,象玻璃一样透明,看似寡淡,实则浓郁。十年前我在景迈山的长宝家喝野生月光白的时候,就见过这种汤色。但凡野茶,不呈黄色并不是转换的问题,相反是黄酮类化合物大量存在的原因(黄酮类化合物含量越高,茶汤的透明度越好)。我也怀疑过萎凋的问题,亲自上手后发现,如果萎凋过度,香气会连同青味一起跑掉。然而这个茶没有,浓度、滋味,该有的有,该来的来。野花沟的香气就是这么"个性"。好与不好,似乎并不希望有人评说。 曾经我一连续喝了十多天的野花沟,茶的味道没有改变,倒是自己变了。变得像那个唐朝布袋和尚一样,看似庸懒,实则轻松。后来想想,这种变化其实很符合自然的规律,人这一生的过程正如同把一个很浓的茶喝到淡而无味,能够不需抬头便在茶汤中照见自己,能够把对味道的追求看做是一抺烟云的过往,能够用后退的方式来感悟前行的艰辛,这也便是: 手把青秧插满田, 低头便见水中天。 心地清净方为道, 后退原来是向前。 我认为野花沟茶是进化、过渡和变异的混合体,虽然它的外形给人印象是柔弱甚至纤巧,但其内质鲜甜,微苦,加之其柔里带刚的滋味,又让人觉得它明眀就是一个经过长期修练的太极高手。这一点从野花沟的新茶身上就能看的出来,它身披白毫,银装素裹,含而不露,但其内含物的浸出象秩序一样井井有条。我对它的每一次的靠近都像在跟天地较量,虽然承载它的盖碗虽小,但场面宏大,暗中彼此的拿捏,常常是你尚未出手,那个茶就已经把你看破了。 所以我一直很爱野花沟,野花沟是香气和味道物化后的美女,遇见就会迷倒,而且心甘情愿成为她的粉丝。与野花沟过招,不是你来碰它,而是它来撞你,最终你会发现不是你赢得了什么,而是你输掉了多少,但你心甘情愿! 原文作者:云南昆明大翠山茶业有限公司张跃 整理作者:沐凡,写于2022.3.8 寻茶故事,还原真实的茶人与茶叶故事,让更多人能够了解茶,文中所提及的一系列茶叶不一定会有所售卖,只是单纯记录茶叶本身的故事,若有兴趣者可以后台私聊询问。本系列文章欢迎各位茶人与沐凡交流自身的经历,沐凡会如实记录,整理分享给更多爱茶之人。 全文完,如果觉得笔者写得不错,那就点个赞或者分享给其他朋友吧,多谢阅读!

湖北恩施老鹰红野生茶

今年贺岁片《你好,李焕英》上映,湖北襄阳火了。《你好,李焕英》之后,又一个湖北的地点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里,而这里,春天去正好!这个地方,不在别处,在中国湖北。你知道它在哪里吗?来和我一起看看吧!《我是盗猎者》取景地地点:恩施利川最新的大生产《我是盗猎者》将在恩施利川启动。没错,这就是湖北恩施。湖北恩施,如果我没记错,电影版本《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刺客聂隐娘》,《妖猫传》,《九州缥缈录》.应该是在这里拍的。《》是一部以“保护野生动物”为主题的故事,由秦丽、任敏、欧豪等一批实力派演员主演。我相信,《我是盗猎者》播出后,湖北恩施是不敢躲了。是的,恩施被誉为人间仙境。每个人都很熟悉它,但很少有外国游客来到这个宝藏镇。恩施恩施的风景很美。虽然不如桂林等地有名,但恩施的风景不如桂林,这里气候温和,类似昆明。另外恩施还有很多好吃的!因为交通不便,所以不是很出名。它属于一个小的旅游景点。这里游客不多,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美丽的仙境。光是各种权威给它起的名字就足以证明它的实力。美国CNN评选的中国最美仙境;《我是盗猎者》入选“中国最美的地方”;列入《中国国家地理》的世界文化遗产旅游景点。这里的景色一年四季无与伦比,无论何时到来,都令人神往。春天,有隐藏在大峡谷深处的“小仙贝纳”;夏天,这里自带空调,成为“世界凉爽之都”,平均气温只有25度;秋天,这里漫山遍野的红叶被誉为“南方的喀纳斯”,美得令人窒息;冬天,这里的雪景堪称“中国版的阿尔卑斯山”,整个世界在寂静中变成了“白色童话”。要说最舒服,还是得四五月份。避开了6月的雨季和7月的烈日,4月的恩施刚刚发芽,色彩逐渐丰富。清晨云海涌动,美不胜收。而这个季节,正是恩施尤鲁新茶上市的时候。坐在窗前,泡上一杯当季的新茶,看着万物渐渐复苏,无非桃花源。恩施很美,但是因为没有完全开发,很多景点之间的交通不是很方便。提示:小团自由行是最好的选择!恩施必打卡景点船,浮桥,不出国门就能打卡“仙本那”。初次见到恩施,你会对这里的碧水印象深刻。来到这里,你会忘记自己还在中国的深处,突然觉得自己来到了太平洋上某个不知名的无人岛。屏山大峡谷——中国的“仙本那”屏山大峡谷地势险要,碧水环绕,悬崖峭壁,构成了非常罕见的景观。河流两岸是植被茂密的峡谷。树木从峡谷的裂缝中冒出来,野蛮生长。说是“小仙女班纳”一点都不夸张!这里的水完全没有被污染,蓝绿色的,极其清澈,一眼就能看穿溪底,就像透明的一样。在屏山大峡谷的船上半天,整个人穿梭在仙境中。你会忘记现在的天气,清凉的溪水,随处可见的绿荫,甚至水面上闪耀的阳光都是温柔的手势。这里不仅是中国仙本那,也是每个向往自然乡村的人理想的隐居之所。他们来了,就永远不会离开。关闭狮子水道——刷TikTok水道狮子关水栈桥,经常玩TikTok的朋友一定不会陌生。因为太热了!水上栈桥完全是“流动”的,长达500米,漂浮在绿色的江面上。青山之间,栈道宛若碧玉飘带,美不胜收。但狮桥最美的瞬间绝对不是静止的状态。站在狮子桥顶部的观景台上,可以俯瞰浮桥全景,视野极佳。当有车辆经过时,水面的波纹会被称为绝对停止。“汽车行驶在蓝色的波浪上,人们在绘画世界中旅行”。走过青山绿水环绕的浮桥,远远望去就能感到轻松愉快~中国最美的徒步路线——清江古河床的走红将清江古河床带入了大家的视野,它也曾是中国地理杂志评选的中国最美徒步路线。没有被开发过,周围人也少。它保留了最原始的自然风光。青苔攀绝壁,湍急瀑布冲出山涧。原始森林中的薄雾使徒步旅行更具冒险性。除了《世界遗产名录》,刘浩然的《怒晴湘西》也是在这里拍的,侯孝贤的《怒晴湘西》也选在这里。所有部门都是经典。来到这里就像踏入了电影的世界,每一个画面都充满了质感。难怪能成为很多导演喜欢的拍摄地。大峡谷,古石林——地球上还有潘多拉星球。除了清澈动人的水,恩施的另一大景点是崎岖的峡谷和奇怪的石林。这些几千万年前地壳运动的产物,经过岁月的洗礼,终于形成了有益的景观。恩施大峡谷-怒青湘西外景恩施大峡谷,清江大峡谷的一段,被誉为中国的“科罗拉多大峡谷”,被许多地质学家誉为“世界上最美的峡谷”。峡谷长108公里,面积3000平方公里。神秘而险峻,有五大奇观:清江上腾起的白云,绝壁四周的峰丛,天桥连洞,地下河连瀑布,天坑配地裂缝。有落水洞、裂隙、断崖、峰丛、岩柱、溶洞、地下河等各种地质景观,被称为“喀斯特地形的天然博物馆”。峡谷内景色原始古朴,万米崖廊,瀑布流淌,美不胜收。悬崖栈道穿梭于山腰,无限风光令人叹为观止。这个季节,沿途还能看到樱花、桃花、油菜花,点缀在陡峭的悬崖上,别有一番风情。索亚石林-阿凡达的世界索布亚石林形成于4.6亿年前的奥陶纪,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石林之一。它可以被称为一个古老的地质博物馆,到处都是它的秘密裂缝和化石纪念碑。穿梭在石林的底部,你会不由自主地敬畏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层层岩石形成不同的形状,从一口井里看天空,老鹰展翅,蝴蝶飞舞仿佛走进了古代。时间和空间在这里不断变化。就像0755年到79000年来到潘多拉星球。索亚石林曾经是女儿们聚会的场所,每个人都可以在合唱团一起唱歌。陆平——一个至今未通公路的原始村落。如果你想进入一个足够原始的村落,感受真正的无人秘境,就必须来到鹿苑坪,一个还没有通公路的村落,这是一个真正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这里悬崖峭壁,沟壑纵横,瀑布环绕,被网友评为中国十大处女之地。鹿角峰、绿茵滩和被当地原住民称为“水帘洞”的四级瀑布。走到哪里都是美景,是户外聚会的绝佳徒步路线。晚上,一顿地道的农家菜后,点起篝火,围着火炉,夜话。像老朋友一样遥远,太惬意了。晚上还能看到美丽的星空,明亮的星空,清晰可见的银河,仿佛用手就能摸到星星。走进女儿城——感受真正的土家文化作为一个苗族土家族自治州,恩施独特的少数民族文化也让很多人向往。“天下男人不二心,女儿天下第一城”。如果你想深刻感受真正的土家族生活,土家女儿城是绝对不能错过的!小吃一条街、民俗博物馆、酒吧一条街、女儿城大剧院、中国第一座室内场景剧场,无不诉说着屠的风情和生活文化一碗酒体验当地特色的摔碗酒,喝出豪气,甩出烦恼,和平闹翻。恩施除了风景美,还有很多好吃的小吃,渣、渣饼、小土豆,都是恩施的特色。来了就敞开肚皮好好吃一顿!

恩施藤条怎么冲泡

2018年十大名茶排名是西湖龙井、江苏碧螺春、安徽毛峰、湖南君山银针、信阳毛尖、安徽祁门红、安徽瓜片、都匀毛尖、武夷岩茶、福建铁观音列为中国十大名茶。

西湖龙井的品牌,其实还是蛮多的,每家的炒制技术、等级分类技术水平不一样,最终形成的口感风味不一样,所以要多试试,虽然大同小异,但差异还是会有。拿西湖龙井来说,行业内有个职业工种叫做评茶师,这个职业是专门对茶叶的品质高低进行评审的。行业目前品牌茶叶来源状况大体是这样两种,一种是鲜叶采摘后按标准分级炒制,再经复拣精制最后做成各个等级的茶,这种需要公司有自己的生产加工工厂,按目前的行业规定来说,还需要SC认证。有这种SC认证公司的品牌,都可以在当地政府网站查询到。还有一种是从茶农手里直接收来的茶。今天茶农A炒1斤,茶农B炒两斤,明天茶农C再炒两斤,最后汇总到品牌茶企手里,茶企根据行业标准或者自己的企业标准,再进行复拣筛选,做出各个等级的茶。这两种情况都涉及一个问题,就是对茶叶标准的评审,也就是上文提到的评茶师的工作。评茶师分为初级评茶员、中级评茶员、高级评茶员、评茶师、高级评茶师五个等级,其中以高级评茶师的级别最高。专业的评茶师会对进来的每个批次的鲜叶或茶叶进行评审,最后确立茶叶的等级标准,比如西湖龙井的精品、特级、一级、二级、三级的评定。

以上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关于“恩施野生藤条茶”的具体内容,今天的分享到这里就结束啦,如果你还想要了解更多资讯,可以关注或收藏我们的网站,还有更多精彩内容在等你。